鲁迅故居闭馆63天重开背后有道精细化管理考题

山阴路132弄“微更新”,从文物保护、历史风貌考虑取消立体墙绘设计

鲁迅故居闭馆63天重开,背后有道精细化管理考题

按照最初设计方案,微更新后弄堂的最大“亮点”是设置“鲁迅半身像+书籍”立体墙绘。始料不及的是,这个“亮点”没有引来叫好声,却带出街道、纪念馆、居民、专家等各方关于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深入辩驳与思考。

75岁的吴阿姨是鲁迅故居讲解员志愿者。她说,原来立体墙绘3D效果图,有鲁迅先生的人像、一本摊开的书,“大家都很满意,那个很灵的”。

业绩呈现“不稳定”性 广告收入逐年递减

对于街道与纪念馆之间的分歧,街坊邻居有所耳闻。但施工依旧开始了。去年11月12日,上海鲁迅纪念馆官方微信发出鲁迅故居临时关闭的告示,并在弄堂口张贴出公告。“路面施工,影响出入,肯定有不安全因素。”这是故居临时关闭时的顾虑。11月14日清晨,多方紧急协调下,现场管理措施逐步落实,显示工期、施工单位、相关负责人员联系方式的施工铭牌,挂到了弄堂口的铁门上。

根据规定,文物建筑上不得直接安装灯具搞亮化工程。馆方希望,山阴路132弄8—10号文物保护建筑外立面不再新增不必要的灯具、电气等设施。

上午9时,记者走进弄堂,尚有工人在焊接,火星不时溅出。有人经过,工人师傅就暂停手中的活。地面上堆放着镂空花纹的金属挡板,将被安装到弄堂民居外墙裸露的管道、电线外侧。弄堂南侧,部分居民家的门窗已经装上统一样式的暗红色雨棚,还有部分待安装的雨棚堆放在弄堂角落。

设置“鲁迅半身像+书籍”的立体墙绘,本是方案的“最大亮点”。街道相关负责人说,原来立体墙绘还设有夜景照明装置;墙面宣传栏则采用仿石材肌理的色调,与墙面和谐统一;地面采用红砖铺地,延续建筑立面设计图案和“大事件表”式铺地纹理图案;居民窗台增设统一外挂花箱,打破灰墙的冰冷感,并统一设置雨棚,弄堂石库门墙一侧还将设置成品轻质户外花箱。改造时,还要在地面增加动态星空投影以及有顺序的灯光来表现时间轴的内容,如“1926抵达上海”字样等。

75岁的吴阿姨在132弄5号住了30多年,最近三年一直是鲁迅故居讲解员志愿者。“之前说弄堂尽头要做一个立体墙绘,有鲁迅先生的人像,还有一本摊开的书。”她告诉记者,街道给街坊邻居展示过更新方案,“大家都很满意,那个3D效果图,很灵的。”

和讯科技相信畅游自身不会出现主动违法行为,但也要注意监管,莫让畅游成为犯罪分子洗钱地,一方面法律不容挑战,另一方面,长期如此也会影响用户口碑。

在设计方提供的《鲁迅故居弄堂微更新概念设计》方案中,记者看到“现状问题分析及梳理”,比如,非机动车占据过道空间,影响视觉效果;建筑立面杂乱,灰色调过于冰冷;文化展示形式过于陈旧,景墙展示形式过于单薄,内容与弄堂口铭牌重复;弄堂与故居空间缺少过渡衔接……“此次鲁迅故居弄堂微更新,将更多地融入鲁迅的元素,使弄堂更具时代感。”

最终,方案调整了,“亮点”取消了,却留下一段关于历史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可贵经验。

鲁迅故居位于这条狭长弄堂的最深处,门牌号是山阴路132弄9号。这是一栋砖木结构三层新式里弄住宅,坐北朝南。1933年4月11日,鲁迅偕许广平及儿子海婴迁入,租住至1936年10月19日鲁迅去世。这是鲁迅在上海最后的寓所。

山阴路132弄鲁迅故居弄堂,去年11月12日起实施微更新。

对此,和讯科技联系畅游工作人员,询问用户被骗进行充值交易是否可退款或平台查封该交易账号?对方回应称,建议使用司法渠道(如报警等)进行维权,官方在接受到北京网监局的协查函后会协助调查。但事实上,受害者的涉案金额往往达不到立案标准,这也加大了用户维权的难度。

鲁迅故居弄堂多年未改造整修,比较破旧,微更新正当其时。

疑似沦为洗钱窝点 畅游是否无能为力?

微更新后的山阴路鲁迅故居弄堂。 施晨露 摄

有相似经历的用户不在少数,和讯科技发现一个名叫“畅游币诈骗受害交流办法群①群”的QQ群,群中有两百多位因资金损失的用户。而据不完全统计,群中用户被骗金额累计高达422,731元。

居民觉得立体墙绘“很灵”

而Q4却出现反弹,究其原因,这主要受到第三季度发布《天龙八部》荣耀版新游的推动。

而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8月30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张生辉诈骗罪二审刑事判决书》,判决书中提到,被告人张生辉以充值发货、开通发货功能、银行卡信息填写错误、操作超时等理由,骗受害人往“美利坚”(身份未证实)提供的诈骗网站及海南金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老板高争(另案处理)的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的商户内充值,何志杰共计被骗35700元。诈骗成功后,张生辉联系“美利坚”以及高争以一定比例结算了诈骗款,当日张生辉收到诈骗结算款10578元。

鲁迅在山阴路132弄9号居住时,先后创作与编选小说《故事新编》和《伪自由书》《南腔北调集》《且介亭杂文》等7本杂文集,翻译了《死魂灵》等4本外国文学作品,编印出版《木刻纪程》等中外版画,编校出版瞿秋白的译文集《海上述林》上下卷,还在这里掩护过瞿秋白、冯雪峰等共产党人。

可以看出,畅游Q2营收、净利润出现了明显的下降,Q2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甚至达到50%。

天眼查资料显示,畅游成立于2007年,归属于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陈德文,实际控制人为张朝阳。根据风险信息,北京畅游时代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法律诉讼达45条。和讯科技注意到,其中有不少关于畅游疑似非法牟利的预警。

原设计“亮点”成了分歧点

去年11月20日,记者探访施工现场。当时,弄堂南侧路面已挖开,拉起警戒线,架设警示牌。弄堂口鲁迅故居黑色铭牌下,上海鲁迅纪念馆的“鲁迅故居延迟恢复公告”称,因微更新工程施工计划于2019年12月31日完成,为确保文物安全和观众安全,鲁迅故居继续停止开放,并将根据工程主管部门施工进度和安全出入实际情况,提前向社会公示恢复开放时间。公示牌上还有一个二维码,邀请参观者“用手机扫码,进入上海鲁迅故居虚拟导览”。

然而,这个“亮点”成了纪念馆方与街道方的分歧点。工程预定开工两天后,馆方向街道出具一份复函,提出异议。首先,文物保护应依法依规进行。除文物保护单位本体外,鲁迅故居的保护范围为山阴路132弄1—8号、10号和1—10号南面20米、山阴路124弄34—43号、山阴路144弄11—20号,建设控制地带为保护范围西南50米内。其次,防火防灾应安全有序进行。根据国家文物局相关指导意见,“文物建筑上不得直接安装灯具搞‘亮化工程’,在文物建筑外安装灯具的要保持安全距离”。馆方希望,山阴路132弄8—10号文物保护建筑外立面,不再新增不必要的灯具、电气等设施,不增加铺设不必要的电路设施。

据了解,有用户在交易猫、闲鱼等平台上进行交易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诈骗,金额损失多为2000元至3000元不等,也有个别用户被骗金额较高。而无一例外的是,支付完成后,被骗款项均从支付宝划走,被用来购买畅游公司的畅游币(虚拟游戏货币)。

本报记者 施晨露 钟菡

3月9日,畅游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畅游营收4.55亿美元,网络游戏收入4.41亿美元,占营收96.82%;按美国通用会计标准(GAAP)计算,2019年,归属畅游净利润为1.78亿美元。

上海近代城市的发展与一批杰出的历史文化名人密切相关,鲁迅在其中无疑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上海对外开放的名人故居中,宋庆龄、陈云、蔡元培、巴金、邹韬奋等都与鲁迅有过交集。这些名人故居成为城市独特的建筑风景、历史见证和人文记忆。

畅游2019年的营业利润与毛利率或许难让资本满意。2016年至2019年,畅游的毛利率分别为68%、72%、83%、79%,2019年呈现下滑态势;营业利润分别为1.309亿美元、0.905亿美元、1.443亿美元、1.672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8.89%、-30.85%、59.44%、15.92%。可以看出,在2018年有所回升后,2019年再次出现下滑趋势。

昨天,位于山阴路132弄大陆新村的鲁迅故居在闭馆63天后重新对公众开放。这63天中,山阴路132弄进行了一次“微更新”。

与游戏业务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畅游的广告业务,2016年至2019年,畅游的在线广告收入分别为3941万美元、2513万美元、2000万美元、1400万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6.82%、-36.23%、-20.4%、-30%,呈波浪式下滑趋势。此外,因无线增值服务营收下滑,畅游在2019年第二季度终止了该业务。

与此同时,畅游的负债正不断攀升,2016年至2019年,畅游总负债分别为5.599亿美元、6.067亿美元、12.06亿美元、14.24亿美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畅游现金及等价物为0.944亿美元,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5.972亿美元、5.711亿美元、4.543亿美元。

而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在贴吧、微博、黑猫投诉等平台上,关于畅游的投诉数不胜数,主要集中于“畅游骗钱”、“遭到了诈骗,钱进了畅游账户”。

据统计,2016年至2019年,畅游营收分别为5.254亿美元、5.803亿美元、4.156亿美元、4.554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1.02%、10.44%、-28.38%、10%;净利润方面,2016年至2019年,畅游净利润分别为1.449亿美元、1.088亿美元、0.843亿元、1.442亿美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1.88%、-24.91%、-22.51%、70.94%。综合来看,2019年畅游营收与净利润出现了增长趋势,但与三年前相比仍然有差距。

鲁迅故居作为初建的上海鲁迅纪念馆所在地,于1951年1月7日对外开放,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人物类博物馆。1956年,纪念馆在鲁迅公园内新建。1959年5月26日,鲁迅故居被公布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其文物保护与开放运行由上海鲁迅纪念馆负责。目前,故居内有文物400余件,绝大部分是原物,再现了鲁迅生前居住的原貌。

这次对鲁迅故居弄堂的微更新,主要是为了改善周边环境、提升居民生活品质,也是顾及文物保护需求。两个目标说起来并不矛盾,但设计、施工中却有无数具体细节需要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