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感染为啥难做特效药

人类对抗细菌可以依靠抗生素,面对病毒,却往往只能依靠自身免疫力。

目前上市销售的抗病毒药物采取的策略与我们的免疫系统一样,要么就是阻止病毒对细胞的入侵,要么就是在某个步骤上阻断细胞内的新病毒生产。正因为如此,这些药物对抗病毒的效果很难做到立竿见影,往往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病毒的扩散。

病毒感染怎么治?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在进行抗病毒药物治疗时,会对宿主细胞产生杀伤作用;另一方面,抗病毒药物可能并不能进入到细胞内有效杀伤病毒。

专家表示,抗病毒药物也不像抗生素那样具备广谱性。如果你被细菌感染,医生往往会直接开药,不会去探究你到底是被哪种细菌感染的,因为临床上常见的病菌大都能被主要的几种抗生素杀死。毕竟,无论哪种细菌,它都是细胞,有着总体上相似的生理机制。

病毒感染有特效药吗?

“抗病毒药物的研发相对于抗菌药物明显提高了一个难度等级。”孙永昌说。

对抗细菌感染的主要药物就是抗生素,临床中常见的扁桃腺化脓、猩红热、细菌性支气管肺炎、支原体肺炎等都需要强有力的抗生素治疗才会有很好的疗效。

病毒则不然,彼此之间的侵染机制和复制机制都差异极大。一种抗病毒药物的思路往往很难推广到其他种类病毒的研究中。这也导致了抗病毒药物的研究变得更加困难,药物的适用面也很窄。

当天晚间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较上一日增加2313例,当天新增死亡病例196例,累计死亡827例,累计治愈1045例。

博雷利在发布会上说,死亡病例中约有2%年龄在50岁至60岁之间,其余死亡病例年龄都在60岁以上。

且细菌主要在细胞外增殖,不依赖于宿主细胞,因此可以通过抑制细菌细胞壁的合成、改变胞浆膜的通透性、抑制蛋白质的合成、影响核酸和叶酸代谢等方式,从而杀死细菌。

孙永昌解释称,细菌有细胞结构,可以进行一定的独立自主的活动并进行增殖。病毒没有细胞结构,必须借助活的、有细胞结构的生物,才能够进行自身的增殖。

抗病毒药物其实就是抑制病毒繁殖,由于病毒已经侵蚀了细胞,如果要杀死病毒,需要把细胞也一并杀死,因此是不可取的,目前来看药物都以抑制病毒复制为主。

在其女儿武汉返乡后,王某某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的预防、控制措施和泗县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指挥部有关规定,多次外出与亲属、同学聚餐、聚会、购物、值班、参与防疫工作,并违规办理车辆通行证接送妻女前往医院就医。2月9日、10日,王某某妻子常某某、小女儿王某乙及其本人相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因王某某在疫情期间违反有关规定,隐瞒其女武汉返乡史,擅自与不特定的人员接触,导致其所在小区整体封闭、小区内1700余户居民被居家隔离、医院被迫实施全封闭管理,初步统计约有400余名人员密切接触,在疫情防控期间造成严重后果。

据介绍,在现有确诊病例中,有6800多名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1028人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另有3724名患者居家隔离。北部的伦巴第大区共有确诊病例7280例,是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药物都是以病毒复制过程中的某个环节作为靶位,因此对不进行复制的潜伏病毒无效。例如疱疹病毒潜伏于神经节可躲避药物作用。

然而我们熟悉的流感和普通感冒(即上呼吸道感染,70%~80%由病毒引起),多数由病毒感染引起。

生活中常见的感染,分为细菌感染和病毒感染两大类。就医时,医生会依据血常规来判别导致感染的可能性,然后对症下药。

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基因测序等新技术日趋成熟,相信克制新病毒的新技术、新疫苗将会更快出现。

2月10日,泗县公安局以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王某某立案侦查。同日,泗县检察院与县公安局协调对接,并依法提前介入侦查,在详细了解案情,对案件证据的收集、固定、完善提出意见后,引导公安机关改变案件定性,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进一步侦查。因王某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2月11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对王某某取保候审。

孙永昌指出,但这并不是说病毒感染无药可治。目前有多种抗病毒药物,可以通过不同作用机制抑制病毒复制,可有效治疗病毒所致疾病。例如可用于治疗单纯疱疹病毒和带状疱疹病毒感染的阿昔洛韦,用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和流感病毒感染的利巴韦林,用于治疗肝炎的拉米夫定等。大家熟知的,还有用于治疗流感的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奥司他韦、帕拉米韦、扎那米韦等。

抗病毒药物研发很难?

细菌和病毒有什么不同?

抗病毒药物的作用靶点非常多,研发难度增加,真正落实到某个抗病毒药物时,可供选择的靶点又非常少。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孙永昌表示,某些病毒如艾滋病病毒(HIV)、甲型流感病毒的复制突变率特别高,易出现耐药性毒株。病毒永远在进化之中,近20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个病毒到来,都是一种全新的病毒,初期是难以有办法预防的。譬如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瑞德西韦,用于新冠肺炎治疗或许有效,但是仍需要临床试验来明确。

如果白细胞、中性粒细胞或C反应蛋白值偏高,出现任一数值偏高,都可能是细菌感染。如果上述三项数值正常(或偏低),并伴有淋巴细胞值偏低,则提示可能是病毒感染。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系宿州市泗县某机关工作人员,且参与防疫工作。1月22日,王某某驾驶车辆到宿州东高铁站接其从武汉返乡的大女儿王某甲回到家中,对王某甲从重点疫区返回的情况一直隐瞒。2月5日,社区工作人员走访排查发现王某甲的武汉返乡史情况后,王某某仍未将情况上报。在2月2日和2月7日其妻子常某某和小女儿王某乙相继出现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症状后,才于2月8日上报王某甲返乡情况。

其实,药物研发本身就是一个耗时、耗力、耗费金钱的过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并不是所有的医药公司都具备研发能力,特别是对抗病毒的药物而言。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蔓延,仍然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可以治愈。是药不行?还是没找对方向?有请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秘书长孙永昌给我们答疑解惑。

然而,在祖国的强力支持下,澳门从容应对危机和考验,在曲折坎坷中一次次华丽变身,不断前行。昔日连续4年经济负增长的“博彩之都”,如今已是“全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之一”。

回归20年,澳门的跨越式发展让世界惊叹,更彰显了“一国两制”的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