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乱假期节奏的武汉城市寂静生活依旧

(抗击新型肺炎)被打乱假期节奏的武汉:城市寂静 生活依旧

中新社武汉1月31日电题:被打乱假期节奏的武汉:城市寂静 生活依旧

中午和晚上集中用餐时间是高铁外卖小哥最忙的时候,平时一趟高铁列车的外卖订单量在10份左右,而到饭点,订单数量将倍增,最多时达50份。为了将餐食准时送到列车上,马涛和同事们经常要推迟几个小时才能吃饭。“虽然不能将餐食亲自送到旅客手中,但舟车劳顿的他们吃到热腾腾的饭菜,缓解旅途的疲惫,也是我们外卖小哥对春运服务工作的一份贡献。”马涛笑着说。

全副武装的王璐就是其中一员,一次性手套、口罩、墨镜、帽子自然必不可少,临出门前母亲还翻出一件雨衣硬是套在了她的身上。

这是一场在高铁站上演的接力赛,热腾腾的高铁外卖是“交接棒”,从配送中心到站台的数百米路便是跑道。正在配送中心取餐的外卖小哥马涛说:“旅客在铁路12306网站下单后,车站餐饮店将餐食送到配送中心,我们根据旅客下单、列车进站顺序对送餐顺序进行合理规划,再送到列车乘务员手中,由乘务员分发给订餐旅客。这就好像接力赛,我就是其中的运动员。”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118。

30岁的李莹自“封城”后便没有走出家门,看电影、追剧、看书成了每日标配,一套家居服可以连穿好几天。“反正也不用出去,怎么舒服怎么穿吧”,李莹说,非常时期,作为普通市民,不出门也许就是能为这座城市做出得最大贡献。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118……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打电话)你赶紧把数字告诉我……(挂电话)他马上就来。

一次送餐过程中,身着防护服的医生请他将餐食放在马路中间并快速离开。家人、朋友看到沈子龙拍摄的交接图后,自发成立送餐群。

自2017年铁路12306网络订餐开通以来,马涛就在南昌西站负责给列车配送外卖,今年45岁的他送起外卖来依旧健步如飞。“高铁外卖与普通外卖最大的区别在于列车停站时间短,配送时间卡得很紧,一分钟都不能耽搁。”马涛说,列车停站时间只有几分钟,他遇到最惊险的情况是乘务员刚取餐回到车厢,车门就关上了。

武汉摄影师杨柯说,“我们相信,明媚的阳光终会照亮这片土地。樱花会再次盛开,‘过早’(吃早饭,武汉方言)的人们依旧吃着热干面;大街小巷再次人声鼎沸,人们会摘下口罩,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

当天上午10时,汉口后湖大道上的一家超市开门营业。门口早已排成长龙的顾客挨个测量体温后进店购物。不同于往年春节,烟酒礼盒是无人问津的,生鲜区才是大家的首选。

沈子龙,一名热心的武汉市民。自“封城”以来,他坚持每天为医务人员送爱心餐。

尽管超市里的喇叭不断提醒,“目前蔬菜、粮油储备充足,运输渠道畅通,请大家不要盲目囤积”,但是依然抵挡不住采购者们将货架上“绿色品种”一扫而空的决心。

新华社记者郭杰文、孙楠

督查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李六亿:现在差不多下午四点,还有几个小时的准备,现在大概病人的房间和区域的划分已经出来了,还有细节要完善,比如流程、防护用品的到位、病人房间的用品准备,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时间还是非常紧迫的。

中午12时15分,马涛将32份餐食装进两个巨大的保温箱,搬到外卖车上,几分钟后这些餐食将被送到G1337次高铁列车停靠站台。“南昌西站共有22个站台,不同列车的停靠站台、编组和餐车位置有差异,我们必须在列车进站前找准停靠站台,提前到餐车位置等候,确保餐食准时交接给乘务员。”说话间马涛熟练地推着外卖车沿最短路线通过20站台检票口,在12时22分到达站台指定位置。12时27分,G1337次列车刚停稳,马涛立马与列车乘务员对接,乘务员清点餐食准确无误后签字确认。这趟车配送刚结束,马涛又大步赶往配送中心取餐。

对于目前的黄冈市来说,除了收治确诊病例之外,还有一项工作尤为重要,就是对于疑似病例的确诊,黄冈市眼下疑似病例已经超过1000例,但是检查中,当地无论是疾控中心的负责人,还是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负责人,都给不出核酸检测能力的明确数据。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近日也与妻子去了趟超市,回家后却平添了几分担心。“在封闭的空间里,聚集那么多人,实在不理智”。连夜,叶青写下“关于加强超市管理的几点建议”。他认为,超市应增设自助结款设施,避免近距离接触,此外智能测温仪也必不可少。

1月31日,这天原本是春节过后各自返回工作岗位的日子。但在9天前,由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武汉“封城”打破了往年假日节奏。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我只知道有多少张床位,你非要问我收治多少病人。

督查组:唐主任,您是主任还是副主任?

春运期间的南昌西站,一群身穿黄色马甲的高铁外卖小哥穿梭忙碌在高铁站,他们或身背蓝色保温箱,或手推外卖车,在列车进站停稳时,快速将餐食接力到列车员手中,立马转身开始下一单配送。

“年前储备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现在大家最想吃点新鲜蔬菜。”王璐说,市场上生活物资储备充足,可还是加入“抢购大军”。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对对对。

四十分钟之后,督查组的专家走出了医院的隔离区。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是啊,我是在问收治多少病人,我问多少病人,因为每天都在变化。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这我不知道,我搞不清楚。

记者:现在有多少例病人?

两位负责人都含糊其辞,眼下黄冈市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收治和隔离工作已经刻不容缓,但是,当地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对于定点医院的收治能力和具体床位数量却并不太清楚。

记者:您觉得这是很细节的问题?

督查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李六亿:有一些病房已经准备到位,收治病人了,有一些还正在收拾当中,大部分已经完成,有些细节还要完善。

督查组:您是主任?一把手?

督查组:现在收了多少人?

现如今,假期继续延长、离汉通道继续关闭、城区禁行、公共交通暂停运行,武汉市区宽阔的马路上依然空空荡荡。路上偶见市民,多是或戴着口罩散步,或提着购物袋、或拖着购物车的市民。“咯吱咯吱”的拖车声,给寂静多日的城市增添了些许生活气息。

记者:刚才在问具体床位的时候,您一直在查资料、打电话问,您掌握这个情况吗?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这个我不太清楚。

31日清晨,武汉市第六初级中学教师杨岑照例给学生们打电话、开视频。她告诉记者,由于疫情暴发突然,孩子们大多没有心理准备,在各种嘈杂信息充斥的网络时代,作为老师,她需要给孩子们“稳住心、定下神”。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因为我们有个(主管)医疗的。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之前也找不到方向。

林颖是一名律师,也是一位热心公益的普通市民。疫情发生后,她与14名小伙伴组成志愿队,协助社区进行居民用车调配、物资转运等工作。29日深夜,林颖开着私家车,将募集来的医疗物资送往武昌一家医院。接手的医院工作人员连声道谢,说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在反复多次向相关人员核实信息之后,督查组终于掌握了黄冈市核酸检测能力的最终数据。

针对节后求职招聘高峰期,该局计划在全市各镇街共举办38场“春风行动”现场招聘会,促进供求对接,帮助外来工实现就业。(完)

督查组:最多容纳多少人?

记者:我们现在想知道第一个事情就是里面的硬件设施都完善吗?有没有达到收治标准?

图为购物后的市民。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为了详尽了解黄冈市当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收治的真实情况,督查组来到了当地临时启用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进行调查。

每天步行两三万步是外卖小哥的常态,在客流量大的时候,为避免影响旅客正常通行,他们只能背着外卖箱爬楼梯。“虽然配送过程要快,但也要稳,不然外卖容易破损,直到把热乎乎的餐盒送到乘务员手中,我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马涛说。

黄冈市疾控中心主任 陈明星:这个我不知道。

“我的城市生病了,但我依然爱着它。”杨柯参与拍摄的原创歌曲《武汉伢》唱出了每一位武汉人的心声。正如歌中所唱,“这是我的家,我们守护她,如果有一天,她也需要我,搭把手,就过了。”(完)

督查组:这个医院房间总量能接待多少人?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沉默)

督查组:你说这个情况你不掌握,你不清楚黄冈市到底能检查多少。你疾控中心是不是要掌握这个情况?唐主任,您掌握吗?

为做好2020年企业员工春运有序流动工作,东莞市人社局选取了全市1800家定点监测企业,开展企业员工春运期间返乡情况的抽样调查。调查情况显示,2020年外来工春运返乡时间相对集中在春运开始至春节前时间段内。选择春节返乡过节的外来工占有效调查总人数的74.75%;选择留莞过节占25.25%(去年同期为21.49%)。返乡员工中打算节后返回东莞工作占返乡过节94.97%,同比上升了1.56%。

2020年春运期间南昌西站日开行车次最高达412列,客流量大增,高铁外卖的订餐量也大幅上升。“平日每天送出300多单外卖,春运期间日均订单量翻了一番,最多时超过1000单,随着春节客流高峰到来,订单量还会增加。”南昌西站12306网络订餐服务中心负责人赵勇说。

记者: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 唐志红:我记得是200左右……